2004~2020年,20 W专业律师在金标律师事务所 
解决了 5,000W+ 个问题,000W+ 个问题
累计咨询咨询:34,562 条,律师在线:10人
专业、专注 争做法律行业的先行者
昌平区律师事务所
描述
查地区
找本地律师更放心
描述
看专长
快捷找专长更放心
描述
读案例
有经验律师更舒心
描述
查地区
有理有句更有理

北京市昌平区律所

浏览: 时间:2020-09-05 分类:刑事辩护

刑事诉讼以审讯为中央,而判断案件事实和法律合用的一审审讯程序,则是整个诉讼程序的重心。

   1996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鉴戒英美法系当事人主义的做法,一改过往由法官主动纠问的传统做法,以控审分离,控辩对抗,法官居中裁断为基点重新构建了我国的刑事庭审模式,以期通

   刑事诉讼以审讯为中央,而判断案件事实和法律合用的一审审讯程序,则是整个诉讼程序的重心。

   1996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鉴戒英美法系当事人主义的做法,一改过往由法官主动纠问的传统做法,以控审分离,控辩对抗,法官居中裁断为基点重新构建了我国的刑事庭审模式,以期通过控辩双方的积极对抗,强化对被告人诉讼权利的保障,实现诉讼 和公正,并为最大限度地发现客观真实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与此相适应,刑事诉讼法第150条划定,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只移送起诉书,证人名单和主要证据复印件或者照片。

   从而将原来的全案卷宗移送,法官实质性审查,很大程度上改为程序性审查,以避免法官审前形成预断。

   但从刑事诉讼法修订近8年来的司法实践来望,刑事庭审程序中碰到一系列的题目,并未达到立法者终极设想之目的。

   详细而言,司法实践碰到了这样南辕北辙的现实窘境:一方面新的庭审方式要求控辩双方积极对抗,而诉讼中的对抗作为一种以查明案件事实为目的的理性流动,究竟不同于擂台比武或体坛竞赛,它不是也不应当是玩弄诉讼技巧的庭审游戏。

   因此,这种对抗必需建立在控辩双方对证据信息充分交换,据有,分析的基础之上。

   但另一方面,根据新刑诉法划定,起诉不再实行全案移送,而公诉人出于对辩护人自然的防备心理,总会乐于利用这一轨制空间绝可能少向法院移送证据材料。

   这样,虽然起到了避免法官形成事先预断的作用,但同时也梗阻了律师通过法院获取绝可能多的检控方信息的渠道。

   而因为这种的控辩双方的信息不合错误称,控辩双方对抗的有效性,同等性也就难以实现,并且极易导致所谓“突袭审讯”的泛起。

   正由于此,那些在诉讼结构上从传统的审问式转为对抗式的国家,在摒弃“卷宗移送式”起诉方式的同时,都建立了相应的证据铺示轨制,以保障被告人不因对抗性的增强而无法获得并利用检察官所把握的证据材料的机会。

     按照《布莱克法律辞典》的解释,证据铺示是一种审讯前的程序和机制,用于诉讼一方从另一方获得与案件有关的事实情况和其他信息。

   可见,证据铺示实际上指的是在庭审前控辩双方相互交换,知悉所涉案件的证据及相关信息的轨制。

   其详细要求是:在辩护方提出公道申请的情况下,法庭可以要求检控方在审讯前答应辩护方查阅或得到把握的证据材料;同时,在法律划定的特定情况下,法庭也可以要求辩护方将其预备在审讯中提出的证据材料向检控方予以公然。